« 北京交通事情 | Main | 自行车 »

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新流感和非典

2005_1104_098aa    终于在日本也爆发甲型流感了。那么久日本政府通过在机场和港口检疫努力控制从海外带来的新病毒,可是专家预测在日本国内也迟早一定会流行新型流感,重要的是个人的预防对策。今 年的新型流感就是属于甲型流感病毒H1N1亚型的感染症,新病毒据有人和人之间传染的能力。听说20093月在世界上开始流行,当初被叫做“猪流感”。

    新流感对世界经济和人们的生活等影响很大,在日本发现感染者之后立刻开始预防对策。为了把受害控制在最小限度,感染者所在的市政府宣布学校停课,号召企业减少活动。在大阪室内棒球场(半圆形屋顶)主办者决定在场内放为棒球队加油的气球。因为流感通过接触和飞沫传染,连用呼气吹的气球也可能成为“传染源”。确实流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2002年秋天开始流行的非典型肺炎也影响了我们的活动。到了20032月世界知道非典的流行,4月日本政府也宣布把非典认为新传染症,很多企业也遭受莫大的损失。因为大多数的日本企业通过中国合作或转包来降低成本,所以为了预防感染禁止和中国的贸易往来这些日本企业经营不下去了。

    我也受到了很多的影响。那时候我和上海电视台开始新的合作节目,我经常往来于日本和上海之间。新节目3月份已经开始制作,每次采访的时候我都到上海参加拍摄。4月中旬我们公司也停止采访中国,我不能出国了。那个节目是介绍上海的现状和趋势,可我被中国流行的病毒妨碍了,这是多么富有讽刺意味啊!

    新的节目是我努力开始做的,非典的流行令人很失望。我得等待瘟疫根除,可传染无止境。5月在台湾参加非典治疗的医生到日本旅游,游览了关西地区,回国之后被查出感染了非典。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了台湾医生的所有的行程和目的地,大阪以及许多关西城市很混乱。我不得不托上海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上海继续采访和拍摄。他们说在上海没有问题,在南京路也没有戴口罩的人,怎么日本人那么紧张呢?

    20037月我突然被调到东京了。我做的工作交接给了别人。7月以后我公司解除禁令。

我恨自己的命运,可没有办法。从那时候我坚持学中文,那时候的遗憾可能是我坚持的动机。

« 北京交通事情 | Main | 自行车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 displayed with comment.)

TrackBack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新流感和非典:

« 北京交通事情 | Main | 自行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