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健康観 | Main | 新流感和非典 »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北京交通事情

Rimg3319

我现在没有私家车,差不多忘记了交通带来的烦恼。我以前有私家车的时候,一开车就担心交通堵塞,时常开收音机听路况报道。有私家车不是很方便,而是很麻烦。

我到东京来之后,我一直没有私家车。东京时常路上堵车,而且停车费非常贵,另一方面东京有非常方便的铁路网,不怕交通堵塞。所以我非常习惯在城市里坐地铁,多么复杂的换车也无所谓了。

3月到北京去旅游。那时候,我在北京尽量不坐出租车,尽可能多坐地铁。我到达首都国际机场以后,往市内饭店正的时候也没坐出租车和公共汽车,而是坐地铁。确切的说,坐“机场快轨”,这辆列车就是20086月,奥运会开幕之前开始运行的。我的北京朋友说,从机场到市内坐出租车是最方便的,可是为坐车得排一会儿队。因为我最不喜欢排队,所以我选坐快轨了。我在第三机场大楼站坐快轨,我以为那辆列车直接往市内走,其实从第三大楼一旦绕道第一第二大楼站走,然后往市内走。如果坐车的话,从机场到市内只要30分钟左右,可坐快轨的话,在机场内绕一会儿道,到市内要一个小时。

快轨的终点站是东直门站,列车从机场站到终点站途中在三元桥站停车。我在三元桥站换乘地铁10号线。10号线也是 20086月开始运行的新线。从三元桥数第四站就是呼家楼站,是离我住的饭店最近的。我换车换得很顺利,到呼家楼站下车,上去地面上去,天已经黑了。虽然我有北京地图,可毕竟北京是对我来说不熟识的地方,从地铁站到饭店怎么走,我搞不清楚。终于我从地铁站坐车,用了十分钟到达饭店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和日本相比,北京马路都很宽,街区都很大,地图上看起来不远,走起来很远。而且北京没有东京那么发达的铁路网,连最近的地铁站也要走很长时间。

我想起来我以前在网上找到的一首歌,胖大海作词的《戏说北京交通》。哥哥和妹妹交替唱北京的交通烦恼;“北京的堵车现象咋还这么多,复兴门有单行,长安街有红灯,一步一停,我想快了都不行,我的海哥哥呀,这北京的交通真急得我要命。这北京的交通我也搞不清楚西直门像迷宫,转的我头发蒙上的去,我下不来,像没头的苍蝇,我的好妹妹呀,你看清楚标志,千万别乱停。”

这么独特的歌词可能由北京交通情况太糟糕了出来的。我在北京的四天一直走马路,坐地铁,尽量不坐车。可不坐车不可能。奥运会以后地铁很方便了,可得坐车的时候依然有。北京的马路也许今天堵着车。

« 健康観 | Main | 新流感和非典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 displayed with comment.)

TrackBack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北京交通事情:

« 健康観 | Main | 新流感和非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