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型排风口

20060407001 上海世博会明年51日开幕。现在上海市内到处都在施工,到处都在挖路。浦东陆家嘴附近也不例外。有时想到就在眼前的大厦也可能需要花上30分钟才能到达。和我上次到上海出差的时候一样。因为没有料想到的堵车,是我们的安排完全被打乱了。走着去比开车更快。听说市政府也通过电视广告向老百姓致歉,意思是说“请大家到世博会开幕为止谅解政府,为世博会的圆满召开作出贡献”。

为了赶上开幕式,现在进行所有的交通道路的整修。尤其是地铁建设潮迎来了高峰。现在上海有5条地铁,世博会开幕时预定完成到12条。当局工作人员预期用地铁把50%的观光客送到世博会会场。地铁8号线通过人民广场、大世界、老西门和西藏南路各站达到耀华路站。耀华路站就是离世博会会场的正门最近的地铁站,开幕以后很多游客会在这站上下车。

我最近在网上的留言板上发现了一条留言。留言者说“超大型排风口把他的家全部包起来了,不到1米的距离!”留言中他写了难以置信难相信的事实,他说;“上海申通地铁公司在没有告知和协商的状况之下开始野蛮搭建,到现在处理人员态度还是超级冷漠。”他的家在3楼,排风口是一个高于3楼顶的超级庞然大物,一整面都是黑色的墙,正巧把他的家全部包围住了。他甚至开始担心家人的生命安全、健康,火灾和小偷。光线也没有了,噪音和空气污染的问题相当大。

根据留言,他的家在地铁9号线施工现场的附近,在上海市中心的西南面。9号线就是从宜山路站到松江新城站的新开发的路线,不是直接到达世博会会场。可是随着上海郊区的发展,住在沿线的人会越来越多。这种事是在日本的我们无法想象的。可是在日新月异的上海就这样发现了。看了这个留言之后,我不禁想起他和他的家人的生活上的痛苦。

» Continue reading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健身房

20091223

调到大阪以后,我家与办公室相距很近了。虽然距离很近,但是我还是坚持骑车去上班。一会儿就到了,很方便。说实在的,我以前在东京的时候,有时感觉早晨骑车上班比较麻烦。因为足足有10公里左右。谁也不知道路上会出现什么麻烦,谁也不能保证安全。可是事实证明大多只是短短的30分钟就到公司。可是有时候轮胎爆了,有时候差点儿没撞到汽车或行人。即使那样,我也只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也第二天早晨照样骑车去上班。

因为变短了所以在东京的担心都没有了。可是随着这个情况的变化,我做运动的机会也没有了。以前上下班就是做运动,并且还是良好的有氧运动。现在对我来说上班只不过是上下班,想做有氧运动,得百忙之中特意抽出时间来。可是我生来不喜欢做运动,从来没想过要去游泳池或健身房。同时我发现上下班的时间短了,不得不浪费业余时间去锻炼觉得很乱费。

在大阪住了两个月之后,我终于下决心去健身房。我先给健身房打电话,预订了参观的日期。那家健身房正好我在上下班的路上,和别的健身房相比,省去了来往的时间。要是我花钱成为这家健身房的会员的话,我是不会偷懒的。

» Continue reading

自行车

20090905 我以前住在东京的时候,除了下雨天以外,我每天都骑车从我房子到公司去上班。我家在水道桥,我公司在涩谷,两个地方相距有10公里左右,所以我每天消耗的运动量很大。每天往返20公里的运动让我保持身体健康,消除压力。因为我没有做运动的时间,所以骑车上班是对我来说很合适的运动。就这样我坚持了4年。

我的自行车是“公路自行车”,所以当然不在人行道上骑而在行车道上骑。不骑车的人常常以为,在行车道上骑车比在人行道上危险。他们说,有时候得在汽车和卡车之间穿越,有时候妨碍汽车通行而被按喇叭,所以在行车道上骑车是一种危险至极的行为。可是说实在的,人行道上骑车才更危险。一般来说,新车道上的汽车以每个小时40公里速度行走,在行车道上“公路自行车”也可以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行走,拼命地蹬就能加速到50公里左右。所以汽车和自行车的相对速度相等,戴安全帽,沿着马路左边走就会比较安全。

» Continue reading

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新流感和非典

2005_1104_098aa    终于在日本也爆发甲型流感了。那么久日本政府通过在机场和港口检疫努力控制从海外带来的新病毒,可是专家预测在日本国内也迟早一定会流行新型流感,重要的是个人的预防对策。今 年的新型流感就是属于甲型流感病毒H1N1亚型的感染症,新病毒据有人和人之间传染的能力。听说20093月在世界上开始流行,当初被叫做“猪流感”。

    新流感对世界经济和人们的生活等影响很大,在日本发现感染者之后立刻开始预防对策。为了把受害控制在最小限度,感染者所在的市政府宣布学校停课,号召企业减少活动。在大阪室内棒球场(半圆形屋顶)主办者决定在场内放为棒球队加油的气球。因为流感通过接触和飞沫传染,连用呼气吹的气球也可能成为“传染源”。确实流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2002年秋天开始流行的非典型肺炎也影响了我们的活动。到了20032月世界知道非典的流行,4月日本政府也宣布把非典认为新传染症,很多企业也遭受莫大的损失。因为大多数的日本企业通过中国合作或转包来降低成本,所以为了预防感染禁止和中国的贸易往来这些日本企业经营不下去了。

    我也受到了很多的影响。那时候我和上海电视台开始新的合作节目,我经常往来于日本和上海之间。新节目3月份已经开始制作,每次采访的时候我都到上海参加拍摄。4月中旬我们公司也停止采访中国,我不能出国了。那个节目是介绍上海的现状和趋势,可我被中国流行的病毒妨碍了,这是多么富有讽刺意味啊!

    新的节目是我努力开始做的,非典的流行令人很失望。我得等待瘟疫根除,可传染无止境。5月在台湾参加非典治疗的医生到日本旅游,游览了关西地区,回国之后被查出感染了非典。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了台湾医生的所有的行程和目的地,大阪以及许多关西城市很混乱。我不得不托上海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上海继续采访和拍摄。他们说在上海没有问题,在南京路也没有戴口罩的人,怎么日本人那么紧张呢?

    20037月我突然被调到东京了。我做的工作交接给了别人。7月以后我公司解除禁令。

我恨自己的命运,可没有办法。从那时候我坚持学中文,那时候的遗憾可能是我坚持的动机。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北京交通事情

Rimg3319

我现在没有私家车,差不多忘记了交通带来的烦恼。我以前有私家车的时候,一开车就担心交通堵塞,时常开收音机听路况报道。有私家车不是很方便,而是很麻烦。

我到东京来之后,我一直没有私家车。东京时常路上堵车,而且停车费非常贵,另一方面东京有非常方便的铁路网,不怕交通堵塞。所以我非常习惯在城市里坐地铁,多么复杂的换车也无所谓了。

3月到北京去旅游。那时候,我在北京尽量不坐出租车,尽可能多坐地铁。我到达首都国际机场以后,往市内饭店正的时候也没坐出租车和公共汽车,而是坐地铁。确切的说,坐“机场快轨”,这辆列车就是20086月,奥运会开幕之前开始运行的。我的北京朋友说,从机场到市内坐出租车是最方便的,可是为坐车得排一会儿队。因为我最不喜欢排队,所以我选坐快轨了。我在第三机场大楼站坐快轨,我以为那辆列车直接往市内走,其实从第三大楼一旦绕道第一第二大楼站走,然后往市内走。如果坐车的话,从机场到市内只要30分钟左右,可坐快轨的话,在机场内绕一会儿道,到市内要一个小时。

快轨的终点站是东直门站,列车从机场站到终点站途中在三元桥站停车。我在三元桥站换乘地铁10号线。10号线也是 20086月开始运行的新线。从三元桥数第四站就是呼家楼站,是离我住的饭店最近的。我换车换得很顺利,到呼家楼站下车,上去地面上去,天已经黑了。虽然我有北京地图,可毕竟北京是对我来说不熟识的地方,从地铁站到饭店怎么走,我搞不清楚。终于我从地铁站坐车,用了十分钟到达饭店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和日本相比,北京马路都很宽,街区都很大,地图上看起来不远,走起来很远。而且北京没有东京那么发达的铁路网,连最近的地铁站也要走很长时间。

我想起来我以前在网上找到的一首歌,胖大海作词的《戏说北京交通》。哥哥和妹妹交替唱北京的交通烦恼;“北京的堵车现象咋还这么多,复兴门有单行,长安街有红灯,一步一停,我想快了都不行,我的海哥哥呀,这北京的交通真急得我要命。这北京的交通我也搞不清楚西直门像迷宫,转的我头发蒙上的去,我下不来,像没头的苍蝇,我的好妹妹呀,你看清楚标志,千万别乱停。”

这么独特的歌词可能由北京交通情况太糟糕了出来的。我在北京的四天一直走马路,坐地铁,尽量不坐车。可不坐车不可能。奥运会以后地铁很方便了,可得坐车的时候依然有。北京的马路也许今天堵着车。

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健康観

20050730003 “我为健康长寿才不管是死是活!”。以前这样的玩笑常常开,那时候在日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健康热”!特别在中老人之间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流言像真有其事一样被传来传去。那种蔬菜含有多种维生素呀,这种和那种东西一起吃对身体很好呀,大家都说,媒体上也每天报道很多关于营养素的消息。比如透明质酸、骨胶原、胡萝卜素、辅酶、不饱和脂肪酸、花色素、多酚、异黄酮、弹性蛋白和儿茶素等,营养素多得数不清。还有我们每天得吃的30种东西,适当的运动有利于身体健康,适度的睡眠对健康必不可缺。这么一看觉得很理所当然的消息每天都在媒体上引起很大的轰动,煽动着老百姓的健康热,有的媒体甚至为了健康报道捏造数据。

到现在好像健康市场还挺热闹,多种营养补品仍然很受欢迎。最近最热的话题就是“代谢症候群”也就是“内脏脂肪症候群”,这是由于在体内的内脏脂肪增加引起的症候群,它孕育着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等多种病发生的危险。最近体检里增加了测定腰围的特别检查,大家都担心自己长出来的肚子。这个症候群的名字在日本眨眼之间就流行开来了,虽然原来是很难记住的一连串医学专门用语,可现在连孩子们都能记住了。

另一方面Wii fit 现在很受欢迎,即使它是几万日元的游戏机也非常畅销。这种游戏机拥有体重管理等身体健康方面的功能,而且在室内很简单地就能运动,这样的功能就是它成功的原因。一般游戏机被以为对健康不好,可这种新游戏机将计就计,顺应了时代的潮流,而且满足时代的要求。

为健康就花多少钱都没关系。为健康勉强工作赚再多的钱也没用。为健康我们也许受到很多心理压力。

2009年4月6日星期一

人生的变革

  

20080713002

  

人生总是离不开失败,连续失败。

  对我来说,我长期以来一直觉得找到现在的工作的事儿就是我最大的失败。

  我大学生的时候和国立循环中心的研究者一起研究人工心脏和人工心瓣膜,我觉得这项研究很有趣。那时候我觉得我即使用一辈子也要持续这个研究,因为这个研究对心瓣膜症和心脏病患者等很有意义。

  那时候一个女的研究者意外地介绍我认识现在公司的工作人员,她那时候因为研究人体免疫和心脏移植的关系,可能她的研究和那个工作人员认识了。我那时候虽然研究人工心脏和人工心瓣膜,可是对电视和影像很感兴趣,所以她介绍我认识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以为我以我的学历找不到电视台的工作,认准了只好上博士研究生或作为工程师在研究所就业。

  那时候我认真地考虑过,人生只有一次,我的命运寄托在这个很小的可能性。我觉得即使我失败,也要坚持研究或成为工程师了。结果是很有意思的。我没想到进公司当上了节目导演,从那时候我就离开研究的路。于是从那时候我一遇到难过的事情就觉得我的选择是不是错误了。工作的内容和我想象的有很大的分歧,我好久才习惯。

  我记不清住什么时候才理解了现在的工作的意义和有意思的地方。我们能到普通旅游者去不了的地方采访,认识很多的人。对我来说,如果我坚持我的研究的话,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经历了。

  那时候我的命运确实有了翻天覆地的人生的变革。

2008年12月13日星期六

月光族

20060810002 阪神大地震发生以后,我一时突然没有物欲了。新款电脑和映像器材等比较昂贵高价的东西不待说,连吃的东西我都没有兴趣了。那时候我亲眼目睹了悲惨的情况,觉得在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花很多年收集的东西和纪念照片也一把火就没有任何意义,物主没有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我在神户火灾后的废墟一边走一边想。回到东京之后我遭受的沉痛打击久久不能消去,买东西花钱都觉得没有意思。连买必需的东西也犹豫了。

在中国很多年轻人“加入”月光族的现象可能表现了中国城市的和平或他们心理的充裕。一个人每个月花光所有的收入,心理方面的充裕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心理的充裕,怎么也不能花光所有的收入。中国取得了惊人的经济发展,各种各样的东西充满了城市。其中有好东西也有坏东西,有真的也有假的,可什么东西都能被老百姓看到,引起他们的物欲。如果城市里没有引起物欲的东西,谁能花光所有的收入呢?

一般来说月光族就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成为我们所羡慕的对象。我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把自己的钱都花光,很担心自己将来的生活。可是在中国月光族的情况变化越来越大,听说有的月光族不得已花光一个月的收入。城市里的生活出乎意料的要很多钱,物价上涨的同时房租、学费、伙食费、偿还贷款和交际费等年轻人不得不花的钱越来越多,用另外的观点看,觉得他们比较可怜。

伊索寓言里有一个“蚂蚁和螽斯”的故事,可以简单的把月光族比喻成螽斯。大家都说人应该象蚂蚁一样认真地工作赚钱,把大部分的工资存在银行,预先准备好晚年生活。可是最近的世界叵测,成为螽斯,歌颂美好的人生也许是一种好办法。人不知死,车不知翻。

2008年12月4日星期四

退休以后希望住在哪儿?

Dscf0047   听说上海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美誉。外滩的马路一侧很多气派的建筑比比皆是。同样,上海的民居住宅有很多西式坚固的建筑。以前在上海欧洲和日本等列国开了自己的租界,民居住宅也留下了殖民时期的历史痕迹。

我以前和上海电视台工作人员一起在上海采访过住在老房子里的居民。房子比较古老,可是西式的外观看起来很别致。那个房子是三层楼,大概是一百年前建造的,大家都叫“老洋房”。

我进到老洋房里,那时候一栋房子里有四五户人家住着让我很吃惊!一栋房子里与很多个房间,居民把那些房间分成四五个“房子”,每户人家各自独立地生活着。我访问的居民他们把原来的澡堂作为厨房使用,阳台上增建了屋顶和墙壁。房子内部的结构看起来很牢固,很结实,所以一户人家住在一栋房子里的话,老洋房就是很舒服的空间。我那时候真的想住在那么有气派的房子,可是现在老洋房已经面目全非了,很可惜。

北京有胡同,上海有弄堂。说弄堂就是上海人的生活缩影一点儿也不过分,弄堂里充满了上海老百姓的生活。石库门是最具上海特色的民居住宅。以石头做门框,以乌漆实心厚木做门扇,所以叫“石库门”。上海最时尚的地方—新天地就是利用以前已有的石库门的建筑开发的地方。在新天地各处红砖墙和石板小路等石库门都保留了,用地里还有石库门博物馆。我觉得石库门就是中西合璧的杰作,追求简约。

新天地的石库门博物馆向人们展示了原来石库门里居民的生活。石头的门框,小小的天井,之后是客厅,客厅之后是后天井,最后就是灶台和后门,天井和客厅的两侧有厢房,灶台上面有亭子间。就连我日本人一穿过石库门进去,就会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怀念,乌漆的墙壁和柱子让我们心情安宁!

我退休以后希望住在哪儿?如果说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我希望住在上海老洋房或石库门!可是一栋房子里只有我们一家住着才可以。像我说的那样,上海民居住宅很有魅力。

2008年10月13日星期一

三菱RVR

20081004001 我现在没有自备车。因为东京的停车位费非常贵,所以我五年前调到东京来的时候就卖掉了自备车。我现在住的地方附近的车位费大概是一个月五万日元左右,怎么也花不起。还有东京交通工具那么方便,怎么还要拥有自己的汽车呢?

我第一次买车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在日本掀起到空前的“RV车”的高潮,大型四轮驱动车刚上市。“RV车”原来的意思是“休闲车”,可是从二十年左右前在日本把越野车和四轮驱动车等都叫做“RV车”了。所谓是野外流行有关的,只在城市里开车的人也开始买“RV车”了。

我买的车也是“RV车”,是三菱RVR-SPORTSGEER,重视城市里驾的面包车。车内很宽,有滑动门的绿色车。车前面有很大的保险杠,所谓“挡大袋鼠杠”。那时候我刚结婚之后从大阪到东京调动,在练马的新居开始新生活。我把从独身时代存款都用现金买了RVR。新居附近有比较便宜的停车位,借起来很轻松。

买车容易,养车难。我买车以后觉得养车费很贵。我RVR是四轮驱动车,使用高辛烷汽油,价格贵,很费油。当然需要保险费,开车时必须高速公路费和停车费等等。练马的道路情况也非常麻烦,又窄又复杂。我的车很宽,连一般的路开车的时候也非常担心。大概的路原来是田间小道,只有一辆车才能通过的路很多。开车差一点儿蹭了电线杆子!而且我开车的时候常常走进死路,走到了头。路弯弯曲曲,我以为向南走,可是不知不觉地向东走,这么情况老生常谈!

可是我绿色车成为我很好的回忆。用汽车接送去产院看的怀孕我妻子,把出生的我女儿第一次从产院坐上回家,带孩子也从助产士的家回家,和孩子们一起去滑雪场做雪橇。孩子小的时候坐电车不如坐汽车,又方便又轻松。如果带小孩子坐电车的话,担心会不会给周围的人添麻烦,哭了嚷了睡了没有办法。坐车的话,只有把孩子做在孩子专用座位束缚就好了,哭了嚷了睡了没有关系。

我大概只有周末开车,总算没有开长途。六年后从东京调到大阪,我也在大阪开那辆车,可是第二次调到东京的时候,终于决定卖掉绿色车。结果我开十年的那辆绿色车,才开了三万公里。对我来说,真是抱着金碗挨饿。

«10000時間